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發佈日期: 2017-05-09    作者: 施曉宇    閲讀:

 唐朝詩人王維有一句詩傳之久遠:“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這句詩出自王維的 《終南別業》。全詩云:“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王維是唐朝著名的山水詩人,很多人都知道,但很多人不知道王維由於信佛的母親的緣故,崇佛甚深,身為高官的他甚至一度都想棄官出家去。所以王維字摩詰,晚年隱居原屬唐朝另一詩人宋之問、後被王維購得的“輞川別業”(今西安40公里遠的藍田縣境)30年,吃齋唸佛,神遊山水,著有 《輞川集》,畫有 《輞川圖》。《終南別業》 就收在 《輞川集》中。
  我曾在2009年夏天造訪過王維的“輞川別業”遺址,並在一千三百多年前傳為王維手植的需三人才能合抱的高大銀杏樹下留影紀念。這間接反映王維寫出佳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醖釀基礎和生存環境。
  倘若評價王維的這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從藝術欣賞角度看,儼然一幅山水畫,是“詩中有畫”,無可挑剔。然而回到開頭,這首詩的開頭卻不夠精彩:“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寫得有些平鋪直敍了。這樣的開頭隱藏一定危險,很容易使人喪失閲讀的興趣,折損欣賞的主動。須知,任何一首傳世詩詞,任何一部經典小説,無不在開頭的第一句詩上下功夫——小説則在開篇的三到五句話——乃至第一句話就牢牢抓住讀者的眼球——直至讀者的心靈。下面我舉三個英美女作家的小説開頭為例。
  請看英國女作家簡 · 奧斯丁的長篇小説代表作 《傲慢與偏見》 的開篇第一句:
  “凡是有錢的單身漢,總想娶位太太,這已經成了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
  言簡意賅之中,鞭辟入裏地點明瞭人世間一種男性所具有的思維慣性和生活規律。
  再請看美國女作家比徹 · 斯陀夫人的長篇小説代表作 《湯姆叔叔的小屋》(又譯為 《黑奴籲天錄》)的開篇第一句:
  “二月裏某日黃昏,寒氣襲人,肯塔基州P城一間陳設精緻的客廳裏,有兩位紳士對坐小酌。”
  僅此一句,迅速展開了被賣黑奴湯姆一家悲慘的一生,也由此打響了林肯領導的解放黑奴運動的第一槍,成為美國南北戰爭的
導火索——“一個小婦人的一部小書引起了一場戰爭。”《湯姆叔叔的小屋》 因而成為美國曆史上里程碑式的32本書之一。
  最後請看美國女作家瑪格麗特 · 米切爾的長篇小説代表作 《飄》(又譯為 《亂世佳人》)的開篇第一句:
  “那郝思嘉小姐長得並不美,可是極富魅力,男人見了她,往往要着迷,就像湯家那一對雙胞胎兄弟似的。”
  僅憑這樣一句描寫,於無聲處將男人的內在情感和表達方式淋漓盡致地大白天下,讓讀者心領神會,感同身受。
  所以,作家理由説過:報告文學的開頭一定要出奇,講究懸念,強調“前三行”的重要性。如果前三行抓不住讀者的眼睛,這篇作品就算是失敗的。他説:
  “我們有好多作品,往往因為這前三行被讀者所淘汰,就是因為開頭缺乏強烈的懸念。”
  這説明好的報告文學務必要有好的開頭,其實所有的文學作品開頭都是很重要的,小説的開頭同此一理,講求精煉的詩詞開頭更是要做到直入人心,攝人心魄: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