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温一壺月下的酒

發佈日期: 2017-03-07    作者: 徐煦秀    閲讀:

有人説着世界那麼大,想要去看看,也有人反駁道,説什麼,走再多路不讀書,也只是個郵差。然而説到底,不過扯淡。也不知什麼時候起,旅行和讀書都也開始劃分層級,然而私以為,不過是為着開心,走馬觀花還是細細品味,都自有其中趣 味,硬 是 要 套 上“情 懷”或“實用”的 目 的 去 做,反 而 真 的 失 了“情懷”或“實用”。
  風景自是處處都有,哪怕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自以為看慣了的街道長巷,也會在某一日某個時刻,因為落日餘暉裏亮起的昏暗燈光,提籃歸去的老人,嬉鬧的小童而顯得不同往常。
  旅途中會看到一些景,認識一些人,經歷一些事,人文的、自然的,相逢的,同行的,愉快的、不堪的……會看到滿洲里的燈火輝煌,喀納斯的鐘靈毓秀;會在西北戈壁的公路邊,發現老伯賣的甜得醉人的哈密瓜,也會在景洪的景點休息處,和同行的老師坐在台階上啃着芒果,聽她講家長裏短;會在人潮湧動的太和殿前,口乾舌燥痛不欲生還找不到小賣部的時候,碰見揹着一大壺茶水還願意舍一杯的老鄉叔;會在夏夜哈爾濱街頭一家餃子店,吃着便宜大碗的餃子,聽東北大爺嘮哈爾濱房價……如此想來,我對於旅途中最深的,竟還是食物的記憶。所以難怪對於南京的難以忘懷,源於多年前夫子廟前的一碗
粉絲。
  而記憶裏最為懷念的,卻是十年前的那次婺源。
  小的時候,我媽大抵是嫌我週末在家吵着很煩,便找了畫室把我送去學畫。那老師也是十分有趣,雖常常忙於生活瑣事卻也極理想主義。常膽兒很肥地把學生帶出去寫生,還都是十歲上下的孩子。2006年那次,他帶着我們一行十餘人,去了寫生勝地西遞宏村、江西婺源,自然是畫那些徽派建築。那也是我第一次沒了父母陪同離家。只是年紀尚小,也不知道害怕或擔心什麼,只有興奮。
  我們在西遞村口的一家類似於現在的民宿住下,回想起來,條件算是很不好了,但居然也開開心心地住了好些日子。每天早上,幾個人去村裏溜達一圈,再回去喝一碗被店主煮得很爛的白粥,大概覺得換牙的小孩牙口不好,配着榨菜和饅頭卻吃得很香。那時最喜歡村口的小湖,早晨濕氣重便霧氣繚繞,偶爾有幾個似乎是當地人挑着什麼東西,繞過湖,從小路上了湖對面的小山。雖是好奇,但終究不敢跟過去。
  一日,剛出門要去畫那祠堂,淅淅瀝瀝地下起小雨來,那老師扭頭把我們帶回旅店。正暗自高興着能夠休息一天,他倒是把我們帶到二樓的偏陽台,老師極瀟灑地指着樓下遠處,一叢低低矮矮的青瓦白牆,一進
一進的院落也隱在煙雨中。他説“下雨天畫這些才有感覺。”為着那感覺,我們四五個人擠在那潮濕的陽台,抱着畫板護着畫紙,不時有雨飄進來,後來有人寫了一首歌,歌裏有一句詞,“天青色等煙雨”,想想最適合莫過於此。
  在西遞住的最後一日,終是畫完了那座祠堂,已是日落時分。我和同伴收拾好紙筆,揹着畫板,拎着小凳,走在回去的路上。遊人幾乎都散了,十分清淨。遠遠地見着另外兩個同伴,很安靜地坐在巷口,畫那條曲曲折折的巷子。當時自然沒覺得什麼,只是日後每每想起,忽然便很是羨慕他們,那個時候心是最靜的吧。
  後來轉道去了婺源,車開錯了路,去了上饒方向,便是皖南事變後關押着葉挺將軍的地方,因為當初正沉迷於 《新四軍》,迷路到那裏也十分滿足。
  一番周折到了婺源,當時是住在李坑,鄰水的一户人家。婺源和西遞雖曾同屬徽州,但到底是不同的。西遞清冷,大概那段日子常下雨,給了我這種感覺,即使遊人如織,嬉嬉鬧鬧,因為煙雨帶來的一點寒意,便覺得整體上是疏離的,但這與兩年後,在九華山下畫“大山門”時,香客默唸上香,僧侶靜坐一旁的靜默,卻又是不一樣的。而婺源更親近,明明朗朗的陽光照下來,門前流水不算清澈,有些温熱,有當地的小孩從橋上
躍下,鑽入水中,他們泥鰍一樣的脊背在陽光下黑得發亮。我們幾個 不 會 水 的,也 擼 起 褲 管,下 了河,在淺一些的地方捉小魚。所以,幾日後,我們很快就在膚色上朝他們看齊了。
  如今想來,最有趣的朋友都是那個時候認識的,而最有趣的一次出門,也是和他們一起。算起來十年過去,大多數人都失了聯繫,那個老師用他拿畫筆的手也幹起尋常生意,西遞雖不算遠,竟沒有再去過,只是不知西遞前那個小湖和那家旅館是否還在。
  絮絮叨叨,也無章法地講這麼多,最後還是要説,所有的旅途也美不過歸途,去年寒假回家那日,正趕上下雪的日子,從武夷山開始一路往北直至蕪湖,滿程風雪,每當穿過長長的隧道,車廂裏瞬間明亮起來的同時,窗外竹樹蒙茸,滿山白雪便鋪天蓋地入了眼,車廂的孩子都在叫着。旁坐一人忽問:“下雪天,需要打傘麼?”他自廈門要去黃山,擔心風雪太大,不便上山。我回他:“我們那兒的雪是濕的,不比北方,當然要打。”“不過,還真挺美的。”他説。那是自然,畢竟,在鐵路的那一頭,一千公里外,長江南岸的那座小城,住着兩個嘮叨的人,到底是心底最温暖而美好的地方。
  而且,還是個有元宵酒釀和酥燒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