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福大人物

福大人物:

【晉越app】“60青椒”的怡園往事

發佈日期: 2019-03-11    作者: 藍苗    閲讀:

編者按:上世紀60年代,從清華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同濟大學等知名工科院校畢業的一批青年教師,從祖國大江南北紛紛趕來支援建設年輕的福州大學。他們把青春熱血灑在了閩江之濱的泥田荒園中。作為福大歷史的見證者,如今,他們已與學校共同走過了逾半個世紀。讓我們隨着他們的記憶,重温建校初期青年教師共同奮鬥的光輝歲月,感受他們心中的福大情懷。

徐書確,1937年出生,福州人,1960年畢業於西安交通大學,1963年從西安交大調往福州大學電氣系任教。
  上世紀 60 年代初的一首歌曲《我們走在大路上》,是對我們那一代福大人創業的真實寫照。
  為了過好教學第一關,從各地匯聚而來的教師齊心協力、日以繼夜地工作。大家相互切磋,認真制定教學大綱、教學進程,撰寫主課和輔課的講稿、預做實驗擬定實驗指導書,閲讀中外參考資料。
  以青年教師為例,當時大家集中住在5號樓,幾乎每天晚上都備課到凌晨。為了給教師們補充體力,在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學校吩咐食堂每天晚上10點多給5號樓的教師送上可口的糖稀飯和麪條。“格嘰格嘰”,師傅們用扁擔水桶挑來的食物,成為了夜燈下5號樓青年教師獨特的記憶味道。
  喝水不忘挖井人,福州大學能夠發展到今天,有賴於當初創業者所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斗轉星移,事隔近半個世紀,當年艱苦奮鬥的精神和創新的思維依然是今天的福州大學必不可少的精神引領。

施能民,1936年出生,福建晉江人,1953年考入清華大學電機系學習,1960年調往福州大學電機系任教。
  我清晰地記得1960年第一次踏進福大的情景。
  作為清華大學自動化控制教研室調至福大的新教師,我徒手拖着行李,步行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到達學校,卻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這裏沒有一座教學樓,全是竹棚搭的茅草房。“這些竹棚就是教室。”學生的回答讓我吃驚不已。
  當年,8個年輕的教師擠住在不到30平方米的集體宿舍,而這已是學校僅有的幾棟可以遮風擋雨的建築了。食堂是農田上臨時搭蓋的竹棚,如果天公不作美下場大雨,就會汪洋一片,人人都要赤腳站在水中就餐。
  張孤梅書記關心我們這些外省來的青年教師,經常約大家談心。當我找到他在鼓樓區的民宅時,被眼前的情景震驚到了:60多平方米的房子,既承擔全家起居又是他的辦公室,一張圓桌既是餐桌又是辦公桌。
  見到此景,我原有的埋怨情緒頃刻煙消雲散。
  退休後,我又參加了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動:給剛入學的新生談如何適應大學的學習生活;和應屆大學畢業生談如何正確地選擇就業;旁聽年輕教師的試講,應邀出席校繫有關教學和科研專題的討論……從二十幾歲的青年人到如今耄耋之年的老人,我的大半輩子都在這裏度過。縱使生命有限,我也希望能夠發揮餘熱,為學校的發展繼續 做出貢獻。

卞伯達,1934出生,江蘇武進人。1956年從廈門大學物理系畢業後留校,1960年夏調往福州大學物理系任教。
  當年,我是坐三輪車從汽車站到學校的,一隻手扶着行李,另一隻手緊緊抓住把手。工業路上塵土飛揚,三輪車咯吱咯吱地響。當車伕轉頭告訴我學校就在前面時,我左看右看,愣是沒有看出四周哪裏像學校。原來,工業路旁放眼望去的一片農田就是福州大學。
  80年代初,擺在我們面前的最大問題是如何將純理科的物理系建設成為理工結合,適應電子工業發展需要的物理系。因此,我們調整了系裏的專業方向和師資力量,積極組織申報,最終物理電子技術專業在 1985年獲得了教育部批准。
  緊接着,又將電真空器件與固體電子器件兩專業合併,更名為電子器件與技術專業,同時增設應用物理專業,將物理系更名為電子科學與應用物理系,實現了純理論專業嚮應用型理科專業的轉型。
  我的家人也與福大有着不解之緣,妻子卓培嫺和女兒都曾在外語學院任教。60週年校慶之際,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物信學院相關專業在將來能進入國家“雙一流”建設名單。

戴樹梅,1933年出生,泉州人。1958年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1964年來到福州大學電氣系任教。
  1958年,我在上海電力設計院工作。在陸成德老師的勸説下,1964年,我回到了福建,調至福大工作。
  六七十年代,結合當時的社會環境,各系各專業分別找了專業對口的工廠,把原來的基礎課和專業課教研室全部拆散,混合組成一個個教學小分隊,由老師帶領學生到工廠開門辦學。
  我們電力自動化專業的師生主要是去省內的水電站、火電站、變電所,這些地方大多都在山裏,人手一根樹枝杖是走崎嶇山路的法寶。而廠房、倉庫、辦公室都是我們的宿舍。山裏蚊子多,廠裏的師傅教我們燒一種驅蚊的葉子,煙燻得我們晚上睡覺都要把臉鑽進被子裏,條件相當艱苦。
  我們的任務是設計電站、電所,師生們要到山裏考察地形,到當地查閲文獻,還要一遍一遍地畫圖。那些年,我們設計了300多所電站,參加了光澤電站、武平電站的安裝調試以及福州開關廠開關設備的設計、安裝、調試等。
  實踐出真知。福大曆來重視學生的實踐動手能力,至今已經為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培養出了許多優秀人才。希望學校可以出更多優秀成果,早日建成世界一流大學!